首页 > 建言献策

祛魅守正,破立并举 ——浅论如何做好归国留学人员意识形态工作

来源:省欧美同学会 2020-08-11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迎来出国留学发展黄金期。据教育部统计,从1978年到2018年底,我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585.71万,2018年度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

  与留学人员数量井喷式增长同步,我国学生出国留学呈现低龄化趋势。据《中国教育新业态发展报告(2017)——基础教育》显示,中国在美留学的中小学生数量从2006年的1000人左右上升到2016年的33275人,较2012-2013学年增长了48%,呈现出指数级增长。美国国土安全局(DHS)和美国教育协会(IIE)2017年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10年间赴美就读高中的中国学生人数增长高达98.6倍,远超研究生阶段教育的1.6倍和本科阶段的14倍。

  由于多年来我国经济持续走强,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大批留学人员学有所成后,选择回国发展。据2018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改革开放至2018年底,累计有365.14万人留学人员回国就业,其中2018年,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为51.94万人。

  从就业方向来看,绝大多数留学归国人员选择了在体制外发展。据启德教育、前程无忧、应届生求职网联合发布的《2019海归就业力调查报告》显示,归国留学人员就业选择机关事业单位的比例不到10%。选择国有企业的仅占13.4%, 选择私企或外企则超过7成。

  综上,近些年来留学归国人员呈现三大趋势:数量井喷化、留学低龄化、就业体制外化,这几大特点为新时期做好归国留学人员意识形态工作带来新的挑战。西方文明作为一种强势文明,影响范围遍及世界各个角落。众多留学人员常年在国外生活学习,思想上潜移默化受到西方意识形态影响,加之不少留学人员年龄较小,分析辨别能力不足,天长日久必然会被西方意识形态所误导。更值得关注的是,大量留学人员归国后选择体制外就业,与体制内就业人员相比,一是接受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教育机会更少,二是统战工作人员接触体制外的人员渠道少,对他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难度加大。由于以上因素,归国留学人员在意识形态认识上普遍表现为受西方意识形态影响较深,较大程度上受了西方的价值观念。上海行政学院副教授吴从环在《归国留学人员再本土化研究》中指出,“西化情节是归国留学人员较为普遍的一个问题”。中国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王辉耀等人合著的《海归双元文化和海归再本土化研究》调查得出,“79.4%的海归认为海外经历在较高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的思维方式,而70.7%的海归认为海外经历在较高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的价值观”。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是为国家立心、为民族立魂的工作。”在归国留学人员工作中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这一重要指示,就要紧扣留学人员受西方意识形态较深这一思想特质,发扬斗争精神,针锋相对、祛邪守正,大破大立、破立并举,创新方式、创新载体,以真招实效廓清归国留学人员对西方意识形态的认知迷雾,牢固树立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在归国留学人员当中争夺意识形态话语权,团结广大归国留学人员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一、祛魅:破解西方意识形态陷阱

  西方的意识形态,经过几千年的沿革演进,以缜密的逻辑推理,形成了一套非常严密的理论体系。尤其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西方意识形态大行其道,法兰西斯·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宣称西方社会制度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这种观念经过西方媒体持续地鼓吹灌输,误导了在在国外学习生活的留学人员的认知世界。因此,有必要针对西方意识形态的几个重点问题,面向留学人员讲清楚西方意识形态(如民主)的多面性,讲清楚西方宣扬其意识形态(如人权)的虚伪性,讲清楚盲目推行西方意识形态(如私有化)的危害性,在留学人员心目中去除加在西方意识形态上的神圣光环。

  (一)讲清楚西方“民主”的多面性

   “民主”(Demokratia)的概念起源于古希腊,由“人民(Demos)”和“权利(Kratia)”两词合成,取人民的统治之意。古希腊的雅典城邦最早践行了这种理念,创立了直接民主制,通过公民大会、五百人议事会、陪审法庭、十将军委员会等制度形式,保障每个城邦公民都能参与城邦管理。

  作为西方意识形态体系的重要一环,“民主”被赋予了无可比拟的道德优越性,被解读称具有“普世”性,被认为是“正义”“善治”的化形,上升为西方的“政治传统”。凡是建立了 “议会制”“选举制”“两党制”等制度的国家,就被认为是“民主的”;没有采用这套制度的国家,就被说成是“专制的”。这些观念经过西方媒体的刻意强调,被留学人员片面理解接受,形成错误认知。

  西方舆论不会面向留学人员强调,在“希腊世界”700余个城邦中,实行民主制度的雅典只是一个特例。另一个重要城邦斯巴达采用的是典型的寡头制,其他城邦采用君主制、共和制、贵族制等。放眼其他地域性强国,如波斯、埃及、中国,均采用“帝国”模式。另一方面,雅典民主制度的实行时间并不算长,确立于公元前509年的克里斯提尼改革,结束与公元前338年马其顿入侵,前后100余年,如同流星一般湮灭在人类的文明长河中。此后2000余年,西方世界的国家,如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均不再采用这种政治制度。因此,强行把“民主”说成是普世的,显然是与科学精神相违背的。

  西方舆论不会面向留学人员强调,除了厄菲阿尔特和伯利克里时代(公元前449~前431),由于政治领袖廉洁、正直,具有远大眼光和非凡的才能,雅典民主制度最大限度发挥了优越性。但伯利克里去世后,雅典的民主制的负面效应持续释放,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错误决策西西里远征,致使雅典完败于斯巴达;集体性无意识冲动,以侮辱雅典神和腐蚀雅典青年思想之罪名杀害智者苏格拉底。所以,对于雅典的民主制度,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给予了负面评价,这种评价影响了整个欧洲的政治观念,在此后两千年时间里“民主”被视为贬义词。20世纪初,法国社会学家勒庞仍认为“从柏拉图到如今,从未有过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替大众民主进行辩护”。

  西方舆论不会面向留学人员强调,“民主”已被西方理论界彻底修正。以经济学家熊彼特为代表,根据代议制民主实践,对直接民主制进行了釜底抽薪式的修正。提出:1.整体的“人民”并不存在;2.即使“人民”存在,他们也不可能对每一个问题都有明确而合理的主张;3.即使“人民”有这种主张,他们也无法确保自己挑选出来的“代议士”会实行这种主张。如此,把决定政治问题的权力赋予全体人民既无可能、也无必要。完全否定直接民主制的价值后,熊彼特提出了新一套理论,即:1.民主无非是一种选取领导人的方式,首要任务是“选举出那些掌握决策权的人”;2.一个政治体制只要其选举是以争取人民选票的方式进行的,它便是民主的;否则就不是民主的。

  针对西方宣传“民主”的“脚本”,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特聘研究员王绍光教授在《什么是好的民主?》一文中指出,这种理论的观点存在以下3点逻辑错误:一是偷换概念。一方面讲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另一方面讲代议民主就是民主。这两个定义是互相矛盾的,代议民主已经不是人民当家作主,而是赢得选举的政客以人民的名义进行统治,民主概念已被偷换。二是以偏概全。作为一个整体概念,民主指的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各种形式。但是,西方的民主理论把西式民主说成民主本身,仿佛别无选择,用特殊的形态来代替总体,属最典型的以偏概全。三是假两难推理,即世界上本来有多种选择,但却只给几种选择甚至只给两个选项。在政治制度安排问题上,被灌输为世界上只要两种政治制度,除了民主,就是专制,舍此之外,别无其他。这种说法,既无历史依据,也无现实支撑。

  (二)讲清楚西方宣扬人权的虚伪性

  《世界人权宣言》提出,“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权利上一律平等,这为世界各国保护人权提供了国际法依据。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政府以人权卫士自居,美国国务院每年都会发布《人权国别报告》,对别国的人权状况横加指责,但对自身问题视而不见。西方媒体更是选择性失明,对世界各国人权情况不做全面报道,致使留学人员获取信息不全,不能掌握真实情况,了解西方世界宣扬人权背后的真实目的。

  西方世界自身存在严重侵犯人权问题。以美国为例,其自身的人权状况不容乐观,不时传出侵害人权的丑闻。自2001年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军各种虐囚丑闻不断被曝光,驻阿美军、驻伊美军以及美国中情局中,都存在大量令人发指的虐囚现象。2004年驻伊美军爆出"虐囚门事件",驻伊美军采用电动枪击打、人体堆叠、不给吃饭、剥夺睡眠、播放噪音和剥光衣服等手段审讯伊拉克战俘,引起国际社会轩然大波。2019年12月5日,一位被美国在关塔纳摩湾监狱关了4年的囚犯祖巴伊达发布了一份名为《美国是怎样折磨人的》手绘报告,全面公开了美国中情局虐待囚犯的6种手段:模拟溺水、撞墙、“狗盒”拘禁、剥夺睡眠、模拟土葬和长期拷在栏杆上。这些手段极其残忍,令囚犯痛不欲生,回忆者祖巴伊达至今心有余悸。据介绍,美国中情局对待这些囚犯的原因是根本不把他们当战俘,这些被抓获的“非法战斗人员”并不享有《日内瓦公约》规定的战俘权利。美国把这些监狱安排在古巴的关塔纳摩市,目的是为了不受美国国内法律的限制。

  西方世界对盟国的人权状况充耳不闻。在人权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是西方世界的一贯做法,对个别盟国侵犯人权事件西方世界往往选择性失明。1979年的伊朗伊斯兰革命推翻了亲美的巴列维政权,伊朗和美国关系恶化,美国转而在中东扶持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对抗伊朗。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伊拉克军队在战争中大量神经性毒剂、芥子气、氰化物毒剂炸弹等化学武器,对伊朗军队和平民造成了巨大伤害,至少造成20万人无辜死伤。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政府未采取有效措施制止这一人道主义灾难。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两伊战争结束后不久美国与萨达姆政权反目,2003年,小布什政府以伊拉克保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发动美伊战争推翻萨达姆政权,但战后美国政府费尽周章也未发现萨达姆政权保有化学武器的证据。

  西方大肆攻击我国的人权状况是为了遏制削弱中国。作为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美中在各个领域开展了广泛的竞争。有的留学人员受西方媒体宣传的影响,将中美之争视为意识形态的竞争,甚至是“文明的冲突”。对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杜兰在《如何认识中美竞争的本质和特征》一文中认为,“中美之间对立的根本动力并非基于意识形态,而是基于利益冲突。美方的目标是打压中国的发展,防范中国的崛起,而中国对美博弈的主要目标是赢得自身发展空间,真正实现‘强起来’。中美竞争仍是基于权力和利益,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更多是双方彼此攻击的工具,并非竞争的根源或目标。”

  现实的事例也能证实这个论断。20世纪90年代以来,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在全球蔓延加剧,自1990年至2016年年底,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在新疆地区策划实施了数千起爆炸、暗杀、投毒、纵火、袭击、骚乱、暴乱等系列暴力恐怖案(事)件。为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铲除宗教极端主义滋生蔓延土壤,新疆地区党委和政府在依法保障学员人身自由、信仰自由的前提下开展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有效祛除了宗教极端主义的影响,提升了学员的综合素质,稳定了社会大局。对于这一有利于国际反恐事业的重大举措,以美国为代表的的西方世界罔顾事实,歪曲解读为“集中营”,严重侵犯了学员的“自由人权”。其在涉疆问题上给中国制造问题和动荡,企图削弱和分化中国的野心已昭然若揭。

  (三)讲清楚盲目推行“私有化”的危害性

  “私有化”也是西方意识形态的重要概念之一,被新自由主义解读为近代以来西方遥遥领先世界的成功密码,并进一步延伸解读为后发现代化国家实现经济社会转型的不二法则。这一观念被许多国家全盘接受,将建立“私有制”视为通往西方“天堂式”生活的法宝,将私有化看作是 “救世良方”和“灵丹妙药”,认为只要建立了私有制,就能、融入“世界文明之林”。但冲动的后果被残酷的现实彻底“打脸”,国家和民众为此承受了巨大损失。

  盲目推行“私有化”严重损害国家利益。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张树华在《俄罗斯经济私有化的后果及教训》一文中介绍,1992年初,俄罗斯在盖达尔和丘拜斯主持下,开启私有化改革:将全国的资产以1.48亿份支票和凭单的形式分割给全体国民,每张凭单面值1万卢布,即可以用来兑换公司的个人股、以共同基金的形式存在银行,也可以直接卖掉、交换。这一改革为寡头侵吞国家资产创造了条件,趁机通过关系从银行里拆借资金收购凭单,随后获取石油、冶金、传媒、食品等行业的控制权,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完成了对俄罗斯经济命脉的掌控。从这次改革的效果来看,一是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俄罗斯约有500家大型企业被以72亿美元的低价出售,而这些企业的实际资产要达2000多亿美元;二是损害了产业部门的竞争力,例如原统一的“苏联航空”分成420家大小航空公司;三是严重损害了国家安全,私有化过程中,外国商人直接或通过俄方公司购买军工企业的股票,或采取建立合资企业等形式,达到进入或控制这些企业的目的。据统计,俄罗斯在“私有化”进程中损失巨大,1996年俄罗斯经济的损失相当于苏联在二战中损失的2.5倍。

  盲目推行“私有化”严重损害民生福祉。据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水资源私有化多可怕?这几个国家就是例子》一文接受,受“新自由主义”影响,有些拉美国家开启了水资源的私有化进程,将城市居民的用水务服务转变为私人买卖的商品。1981年,智利颁布《水法典》,允许水权拍卖,甚至抵押或者担保。截至1991年,智利中北部地区共发生275笔水权交易。1999年,玻利维亚颁布新的《水法典》,允许城市将用水权转让给私人企业甚至外国财团。借此机会,西方企业大量收购拉美国家供水企业,截至2002年,有48.9%的拉丁美洲供水为私人资本或者外国资本所控制。在获得水资源市场的垄断权后,资本的逐利性很快暴露出,比如柏克德公司在控制玻利维亚科恰班巴市供水权之后,立即将水价提高了200%,老百姓叫苦不迭,地方政府也无法出手干预;墨西哥阿瓜斯卡连特斯州,供水系统被法国跨国集团Vivendi的一个子公司承包后,水费飙升至全墨西哥最高。获取高利润之后,供水质量未升反降。比如,法国苏伊士集团拿到波多黎各为期10年的垄断性供水合约之后,水质并没有明显改善。更有甚者,有的跨国企业为了节约成本,放任大量未经处理的污水渗入地下含水层,造成永久性污染。在墨西哥的普埃布拉(Puebla),地下水开采超过100%,污染加重,地下水位线下降。这些追求财务回报的私人公司,比当地反应迟钝的政府和国企更加贪婪,引发这些拉美国家人民的持续抗议浪潮。

  二、守正:讲好中国故事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必须坚持以立为本、立破并举,不断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凝聚力和引领力。”具体到归国留学人员意识形态工作,就要“破”归国留学人员对西方意识形态的认知误区,“立”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坚定信仰,坚持守正创新、守正出新,面向留学人员讲清楚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讲清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什么行,增进归国留学人员对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认同,团结他们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一)讲清楚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人类思想史上,就科学性、真理性、影响力、传播面而言,没有一种思想理论能达到马克思主义的高度,也没有一种学说能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世界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具体实际相结合形成的一系列理论成果,引领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行,就在于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理论体系,为认识人类社会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揭示了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就在于马克思主义来自人民,又为了人民,坚持人民立场,为人民说话、为人民谋解放、为人民谋利益、为人民谋幸福;就在于马克思主义源自实践,又指导实践,决定并保证了马克思主义能够从实践土壤中不断汲取养分,始终对现实运动保持强大的解释力和引导力,从而永远保持了不朽的活力;就在于马克思主义具有开放性、包容性和发展性,始终面向时代开放,将时代发展提供的新实践和新知识纳入进来,不断回应人类社会面临的新挑战,从而保持旺盛发展力量和生命活力。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行,更在于70年来,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下,新中国从封闭落后迈向开放进步,从温饱不足迈向全面小康,从积贫积弱迈向繁荣富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类发展史上的伟大奇迹,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正阔步走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程上;更在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经济结构发生深刻变化,从落后的农业国演进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从温饱不足的贫穷国家建设成为全面小康社会,城镇化稳步推进,东中西协调发展,公有制经济和民营经济共生共荣,经济社会发展快速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迈进;更在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新中国在几乎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起门类齐全的现代工业体系,实现了由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成长为世界第一工业制造大国的历史性转变。

  (二)讲清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什么行

  博大精深、辉煌灿烂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是海内外炎黄子孙共同的精神家园,为归国留学人员坚定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奠定了深厚基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国人内心,潜移默化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今天,我们提倡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从中汲取丰富营养,否则就不会有生命力和影响力。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所以行,就在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我们建设现代化强国提供了丰厚的精神资源。历史学者张宏杰在《简读中国史》一书中认为,“能够提供这种土壤(现代化)的有两种文化,一种是新教文化,另一种是儒家文化。” “新教文化主张信徒必须在尘世生活中恪尽职守,把尘世取得事业上的成功看作被上帝选择的证明。新教推崇勤勉这一品质,认为饥饿和贫困是上帝对懒惰者的无情惩罚”。与新教的这一倡导相比,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更为入世,它不屑于追求虚无缥缈的来世,而是提倡“修身、起家、治国、平天下”,主张“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这种刚健进取的奋斗精神,与新教伦理有异曲同工之处。

  这种观点,也能为被几十年来海内外华人世界取得的巨大成就所证实。如今生活在世界各地的华人,正在这种精神引导下展示出强大的竞争力。著名音乐人高晓松在《晓说》中提到,在硅谷打工的华人,如果3年还没有升职,就会感觉不满。而印裔工程师30年不升职,仍然心平气和。秉承这种“如欲平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的精神财富,海内外中华儿女迸发出强大的创造活力,成功推动近代积贫积弱的中国初步完成现代化转型,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因此一些新儒家学者,突出强调儒家文化圈国家和地区崛起过程中儒家文化的作用,他们指出,按照按世界银行数据,2016年儒家经济圈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台湾日本、韩国、新加坡越南等8个国家和地区名义GDP总量达到18.95万亿美元,超过美国(18.57万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一,这背后的文化因素是儒家文化,儒家文化是这些东亚国家和地区现代化成功的根本原因。

  三、谋势:大格局应对新挑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统战工作是全党的工作,必须全党重视,大家共同来做。”“各级党委和政府要要健全工作机制,增强服务意识,加强教育引导,搭建创新平台,善于发现人才、团结人才、使用人才,为留学人员回国工作、为国服务创造良好环境,促使优秀人才脱颖而出。”做好归国留学人员意识形态工作,就要遵循这些重要指示精神,坚持把握大势、着眼大局,根据留学归国人员数量井喷化、留学低龄化、就业体制外化三大趋势,做到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多点发力,齐抓共管,以统战大格局应对意识形态新挑战,把广大归国留学人员紧密团结在党旗下,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贡献智慧力量。

  (一)充分发挥意识形态主管部门作用

  各级意识形态主管部门,要关注归国留学人员意识形态动向,把归国留学人员的意识形态工作纳入议事日程,针对归国留学人员的思想特质,精准施策、靶向治疗,有针对性地制定培训目标、培训方案、培训计划,组织专家学者开展特色专题培训,从破解归国留学人员对西方意识形态的认知误区抓起,把重大理论问题讲清楚、讲透彻,正面回应归国留学人员的思想关切,促进归国留学人员的思想转变,坚定跟党走的理想信念。

  (二)充分发挥非公有制企业党组织作用

  针对归国留学人员超过7成选择私企或外企就业的情况,各非公有制企业党组织要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注重加强对本企业归国留学人员的思想政治引领,及时把握归国留学人员思想动态,组织开展党史国情教育、形势政策学习等特色活动,增强归国留学人员的使命感、责任感,逐步消除西方意识形态的认识误区,树立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坚定信仰,进一步凝聚人心、凝聚力量,鼓励归国留学人员为本企业发展、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三)充分发挥统一战线相关领域作用

  从调查了解情况来看,很多优秀归国留学人员被吸收进入各民主党派、工商联、侨联、新的社会阶层联谊会等统战部门和领域,成为其中的一名成员。各统战部门要依据本领域特点,注重对这些归国留学人员的教育引导,重点讲授统一战线史、民主党派史、群团组织史,讲清楚历史为何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讲清楚历史为何选择了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讲清楚中国道路的独特性和优越性,坚决反击西方媒体的错误引导,不断增强这部分归国留学人员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在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道路上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做出贡献。

  (四)充分发挥欧美同学会(留学人员联谊会)作用

  各级欧美同学会(留学人员联谊会)作为党和政府联系留学人员的侨联和纽带,作为留学人员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发展的组织,要在党委统战部的领导下,创新方式、创新载体,创新开展意识形态工作。一是要延伸组织触角。以深化群团改革为契机,不断推动欧美同学会(留学人员联谊会)组织向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延伸,扩大组织覆盖面,以最大力度吸收归国留学人员,切实提高组织在归国留学人员当中的影响力。二是要把建设留学人员之家作为重中之重,坚持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守土负责,弘扬留学报国传统,组织开展特色活动,宣传先进模范归国留学人员爱党爱国的先进事迹,做到任务落实不马虎、阵地管理不懈怠、正面引领不含糊。三是要旗帜鲜明坚持真理、立场坚定批驳谬误,正确区分政治原则问题、思想认识问题、学术观点问题,坚持团结—批评—团结的工作方法,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工作方针,对归国留学人员的错误认识及时指出、正确引导,最大限度把广大归国留学人员团结在党的周围。四是要对归国留学人员政治上多帮助、思想上多指导、生活上多关心,包容失误、鼓励进步,为留学人员创新创业营造一流的环境。五是要创新方式、创新载体。以5G商用为契机,密切关注新技术在宣传教育领域的应用,以归国留学人员喜闻乐见的方式,切实用好新的宣传载体、新的宣传方式,帮助广大归国留学人员树牢“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切实做到“两个维护”。


(作者:黑龙江省欧美同学会 原晓龙


Copyright@ 2013 黑龙江省委统战部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花园街294号